關於部落格
音樂肢體劇場
  • 3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《在大水之中》淹沒你想像的現代寓言-導演訪談

Q: 談談你在身聲導戲的經驗
張偉來:身聲第一個作品是歪斜的平衡,那時候做solo
也找了人合作編劇,用了自己想用的元素,像是偶、影像。
再來就是祕徑,這是導所有團員的作品。
那個作品有個想法是從場地出發,跟環境很有關係的作品,
並且做了四面觀眾的嘗試。
這一次《在大水之中》是繼祕徑之後再導所有演員的作品,
有些想法是延續過去的經驗,像是身聲演員的特質、結合樂器聲音,
另外就是我一直很喜歡的,去玩一些不同表演者跟觀眾的關係,還有三面舞台的空間。
 
Q:這次找了林耀華合作,對一個作品有什麼樣的刺激?你覺得兩個導演合作的關鍵是什麼?
張偉來:這次我想做一個喜劇的、鬧劇式的,這方面我覺得需要另一個人來協助;
一方面去年我跟耀華合作,他導戲習慣跟我很不一樣,對我來說會是一個新的刺激。
默契和信任很重要。
雖然我們是學生時代同時接觸劇場,但後來我進了身聲,他到北京念書,
彼此受的訓練開始很不一樣,觀念也很不一樣了。
我目前的想法是從表演者出發、比較是以演員為中心,
演員能不能真實的表現、進入狀態;耀華的背景是導演中心的,
比較注重整個戲劇的調度跟結構、導演手法上。
 
Q:「在大水之中」的靈感是從颱風淹水開始的,請你談談這個發想過程:
張偉來:去年颱風,身聲按照慣例又淹水了,當時我們已經淹到不知道怎麼辦了,
在沒有抽水機的狀況下,只好一個人接一個人,用水桶傳水往圍牆外倒......
大水讓我有一種回到古老記憶的想像,那是人類和大自然還很密切的記憶......

原住民的洪水神話有個很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沒有所謂的對錯。
像聖經,因為人類犯錯,所以有洪水;人類做什麼事去彌補、然後才可以得救。
但是原住民神話的大水好像是必然的事,水就是會來阿!
我喜歡這個設定是,他沒有對與錯,而是一種必然,是生命中一定會遇到的挑戰或困難,
不是因為你做錯事而要懲罰你,而是讓你重生。所以我選擇這樣的神話去做改編。
第三個想法是延續祕徑做環境劇場的想法。
劇場跟電影很不一樣的地方是,劇場就是很當下的面對面;
而我一直以來很喜歡放一些跟環境的關係、跟空間互動的關係。
這跟我小時後記憶很有關係,小時候跟家人到夜市,看到賣藥的人表演魔術、雜耍,
那是我最初看表演的經驗。看到好的戲會快樂一整天。
去年去巴里島旅行看了三場演出,有用歌舞表現神話、皮影戲、面具的戲,
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有兩個丑角,同時是角色、說書人,我覺得很有趣,
看完之後就覺得想要有類似的人物在作品裡。
 
Q:你常常讓演員從遊戲開始發展,劇場裡遊戲的概念是什麼?
張偉來:劇場裡遊戲的概念是,演員本身要玩得開心、玩得投入,
其實說開心會誤會。套一句
老師說的:一種很全然的狀態。
演過一遍有沒有很過癮、感覺演完戲好像活過一遍;
但這個玩又不能忽略身邊其他人的存在,
你要把觀眾放在一起、接受這些人成為我的朋友,
我很放心的在他們面前一起遊戲,這是不簡單的。
 
 
Q:身聲一直以來都從一個集體創作的角度出發。而集體創作創造什麼新的經驗?
張偉來:我在身聲的學習經驗中,演員不是一個工具,不只是呈現導演的想法,
他在舞台上是活生生的。所以演員發展出來的東西是很重要的,
尤其身聲這一群人有很充足的一起工作、一起生活的經驗。
很多時候我丟一個東西讓大家一起發展可能性,比按照我想好的一套東西去做有趣多了。
尤其是音樂的部份,往往是大家一起丟東西出來發展的,可能從一個很簡單的旋律,
佩芬給一個結構,大家去嘗試加一些變化。
 
Q:對你而言,神話的現代意義是什麼?
張偉來:神話其實可以填補現代人精神上的貧乏。
現代人以為自己需要某些東西,像神話是不只是想像的能力,
也是對世界的認識、對生命的認識,一種世界觀。
 
Q:你覺得你生命中的大水是什麼?
張偉來:想不到耶!有一次排練完我突然覺得,做一個作品跟生命、生活的關聯就是說,
不管是遇到創作上或生活上的瓶頸,有時候會想:我還要繼續下去嗎?
其實換一種開玩笑的方式去面對,你會更有活力的去解決問題。


前往:在大水之中-兩廳院售票系統 

或洽身聲劇場02-28095885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